01003祝王寨、金刚寺歼敌记

时间:2021-09-09 15:39  来源:未知  作者:西平政协
祝王寨、金刚寺歼敌记
整三师终被牵进屠场
平汉线南段的破击线,目的在于调动进犯大别山的国民党军,配合刘邓主力的反围攻作战。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吸引了数量众多的敌人兵力,起了巨大的战略作用。陈粟大军主力挺进豫皖苏,也吸引和歼灭了大量的敌人。这都便利了陈赓兵团在豫西展开。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下旬,蒋介石企图夺回大别山战略要地,以整编第五军(第五师,七十师、七十五师)在淮河以北地区钳制陈粟野战军;以第五兵团、孙元良兵团(位于郑州、许昌、漯河),积极向豫西根据地进犯以钳制陈赓兵团,又从豫皖苏和胶东地区抽调第十一师、二十师、二十五师、二十八师等五个师的兵力,加上原在大别山的第七师、四十八师、十师、五十二师、五十六师、五十八师、八十五师及青年军二O二师、二O三师等,共集中了十四个整编师三十三个旅的优势兵力,在白崇禧统一指挥下,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开始对大别山展开全面围放,企图彻底摧毁大别山根据地,使我刘邓大军不能立足。
毛泽东同志这时指示:大别山根据地的确立与巩固,是中原能否最后确立与巩固的关键,足以影响战争的发展。南线三军必须内外线互相配合,刘邓主力坚持大别山的斗争,陈粟野战军和陈赓兵团向平汉、陇海两铁路,展开大规模的破击作战,斩断敌人在中原的南北动脉,寻机歼敌,调动、分散大别山的敌人,彻底粉碎敌人的围攻。
陈赓同志按照毛泽东同志这个指示,率领主力东向平汉路进行大破击;并以第十一旅南下桐柏,接应我第十纵队由大别山向桐柏展开。
十二月十三日,陈赓兵团配合陈粟大军开始了平汉路的大破击战。经三昼夜的破击作战,联合破击平汉南段郑州、信阳段及陇海东段开封、郑州间铁道共达八百四十里,并攻占漯河、许昌、驻马店等敌军补给站及沿线城镇二十多处。在遂平、西平之间,布置了阵地,准备在这里宰掉整三师这头“牛”。
在平汉路大破击前,陈赓同志命令线续“牵牛,”不过任务己转交给第十一旅。李成芳旅长先期率领两个团,经方城、唐河、泌阳、桐柏至明港,前往接应我第十纵队由大别山向桐柏展开,并吸引整三师“跟进”。整三师以为我军主力在桐柏,慌忙从宛西跑到桐柏。及至我军破击平汉路的战役开始以后,敌人才发现我军主力在东。于是整三师尾追上来,又被十一旅牵着,一步一步地送入我军在遂平、西平之间布下的“口袋”。十二月十九十一时,我第十一旅策三十一团七连及侦察排,在确山城郊与敌整三师先头部队接触后,节节抗退。我以一个班的兵力边撤边打,诱被深入。直至驻马店南数里外,全连展开猛烈阻击,迷感敌人。二十一日,敌进入驻马店。第十一旅主力在遂平派出第三十团八连的一个排至东车站,九连控制城南公路两侧,主力则在城西南地区待机。二十二目三时,敌整三师沿铁路、公路两侧向遂平急进。十五时先头部队约一个团到达车站及城南地区的时候,我警戒部队对敌猛烈阻击,掩护我主力向北转移,并消耗、疲惫敌人。当晚敌第五兵团司令部及其整三师都在遂平宿营,先头部队继续北伸。二十三日早晨,整三师又从遂平出发,继续北进。我十一旅在完成把“牛”牵到我军预定伏击地区的任务以后,持而阻击援敌。二十四日,敌援兵第二十师由正阳出发,预计二十六日可以到达确山地区。为了防止敌整三师突围南窜,阻止敌第二十师北援,我二十三团回转身来抢占遂平,准务打援,主力开往王岳庄以东地区堵击。
我军鉴于李铁军兵团孤军深入,其整三师又因远道驰援,一直被我牵来牵去,沿途不断遭到我军阻击已被拖得疲惫不堪,士气沮丧,军心不振,战斗力不强。陈赓同志决心即在遂平、西平地区将敌包围,待我华东野战军部队到来协同歼灭该敌。十二月二十三日,我第二十六旅七十七团继续以移动防御手段消耗敌人,争取时间,创造战机。这天一早,我第七十七团就派出一个小部队,沿西平、遂平公路去“迎接”敌人。我七十七团前卫第一连三排,待敌接近才用短促火力突然扫射,一下打得敌人晕头转向,趴在地上半点钟没有敢动。等到敌人抬起头来,第一排早已巧妙转移,第三排又在左翼的机枪打响;敌人还没有进到第一排阵地,第二排的机枪又在右翼叫起来。这样转车儿似的一打一退,五个钟头只让敌人前进了五公里路。沿路给敌人留下的只是“你们北无援兵,南无退路,瞎碰瞎撞,定遭歼灭”等红绿标语。这条被激怒得暴跳如雷的疲“牛”,乖乖地被引进了给它安排好的屠场。当天下午两点多钟,敌人仍然被阻挡在二十里铺以南地区。敌人因为正面进攻受阻,另以一个团的兵力,由公路以西迂回我右侧焦庄阵地,又被我军击退。二十四日六时至十二时,敌人再以一个团以上的兵力,重向我焦庄阵地连续攻击,也被击退。陈赓同志指挥所部主力迅速向谭店一线集结,准备对敌发起攻击。这时,粟裕同志指挥的华东野战军一部,正沿平汉线向南急进。李铁军发现形势对他们极端不利,就下令敌军开始向东南方向撤退,当天夜晩猬集于西平、遂平间的祝王寨,金刚寺地区。
敌人发现陷入困境,就以祝王寨、金刚寺为中心,仓促转入防御,企图固守待援。敌第五兵团及整三师师部住祝王寨,三师第三旅住祝王寨外围,第二十旅据守金刚寺。陈赓兵团与华野部队就势将敌包围。二十五日拂晓,我第十旅全部进至蔡寨西南地区,第十三旅及第二十二旅进至祝王寨以南及东南地区,第二十六旅逬至祝王寨西北地区,第十一旅坚守遂平,堵住敌人退路,防止敌人南逃、北援。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等部也控制祝王寨东北地区,协同陈赓兵团对敌构成严密包围。陈赓兵团主力负责围歼以祝王寨为中心及其周围地区的敌人。华野三纵和十三旅负责围歼金刚寺为中心的敌人。
二十五日十九时,我军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向敌发动攻击。第十旅首先围歼于海、小刘庄、孟杨删、双庙的敌人。第二十九团一举攻占小刘庄。二十一时又攻占设置两道鹿寨的孟杨删庄,第二十八团攻击于海,于歼敌一个连后查明,于海守敌为整三师第三旅七团全部。我遂集中兵力围攻于海,予敌重大杀伤。守敌见我攻势勇猛,集中残部向西围溃窜,遭我另一部队截击。第十旅主力即向分金庙、双庙进攻。二十六日拂晓,该旅追上敌人,将逃敌第七团团部和两个营全部歼灭。
第十三旅开始出击后,连续攻占王弯、朝龙,大王庄,后李庄等地,配合华野三纵于二六日拂晓将敌第二十旅全部歼灭,寻隙突围的二百多名敌人,也被我军全部俘获。
第二十六旅围歼小王庄、枣子营、罗庄,金庄,外庄的敌人。在通宵的炮声中,经一夜激战,把祝王寨外围据点扫得净光,除祝王察和枣子营守敌尚未就歼外,其余村庄的敌人都被消灭。
二十六日十八时,枣子营守敌第三旅第八团(欠一个营)向我二十六旅投降。十九时,祝王寨的敌人“放了羊”,慌乱夺路向西、南两个方向突围逃窜。我第二十六旅立即发起冲击,一举突入祝王寨内,将残敌迅速肃清。第十旅立即全力出动捕捉、追截逃敌;第二十八团经袁庄向西截击,第三十团两个营尾敌追击,第二十九团突入祝王寨向南追击。战斗到二十时,除李铁军率少数残敌逃跑,其余敌军全部被歼。经过这次战斗,敌第三旅旅长雷自修、二十旅旅长谭嘉范都被击毙;第五兵团参谋长李英,副谋长邹炎,整三师师长路可贞,第三旅参谋长饶亚伯,第二十旅参谋长沈炳宏都被生擒;第五兵团部全军覆灭。
敌第五兵团部和整三师被歼,正是陈赓同志“牵牛”战子术的成功,再次显示我军指挥、调动敌人获得胜利的奇迹。这次被俘的敌第五兵团参谋长李英才被带到担任主攻的二十九团指挥所的时侯,也曾供认我军这一路的打法是“拖肥牛政策”。他说:“贵军用兵真是神出鬼没。我们认为你们主力向西,结果你们主力在东。我们被你们拉着走了一个大圈子,肥牛拖成疲牛,最后被杀掉了。”李英才还说:“你在墙上写的标语:打死团队,拖垮蒋军。的确,我们这次的垮台,一半是打垮的,一半也是拖垮的。看来我们的其他部队,早晚也逃不脱这个命运。”
李英才在我军总攻敌人盘踞的最后一个据点祝王寨的时候,和敌兵团部、师部的一部分人员一起,冒死跳下两丈高的寨墙向南突围,但是还未跑出半里地就作了俘虏。他戴着一顶士兵军帽,在跳寨墙的时候把腿摔伤了,身上的衣服也因为跑不动脱得只剩下单衣,披着一条破军毯。谈起敌人最后突围的狼狈情景,李英才带着哭笑不得的神情供述:“双方战斗力的悬殊是很明显的,就说寨外围的战斗吧,在祝王寨东南,我们的守兵是一个团和旅直,你们不过两千人,枪刚一响我们的一个整团就垮了,只剩不足百人逃进寨来。你们进攻金刚寺二十旅的时候,我们曾去电报要他们靠拢过来,可是还没有等到回电,金刚寺已解决战斗,逃回来的只有几个人。一听说二十旅被歼灭,祝王寨外围的七团、八团也接连被打得七零八落。我们更加恐慌,李司令不停地跳起脚来,骂人、打人,但也想不出办法。他叫我给南京蒋介石和郑州打急电去,报告他们说二十旅情况不明,三旅两个团也已经打垮,只剩五十九团一个团和师部,兵团部还住在寨子里,力量悬殊无法拒抗,而且待援不及,决定突围。可是电报还未来得及发完,李铁军突然跳进来说:“赶快把文件全烧掉!”又叫我下令给重炮连,把炮弹一齐打完。他又给了我一百万元叫我逃出后到遂平附近集合。我正在收拾,外面炮响了,街上忽然人喊马叫,乱成一堆,我看劲头不对,东西也来不及带就随他们向东南寨墙跑去。师部和兵团部的官兵正一群群争抢着从寨墙跳下去,我拉住一匹马尾巴挤上寨墙,上面人挤马跳,哭喊连天;把我挤了下来。我又跑到东寨墙,东面是一片杀声;跑到西寨墙,西面的炮火也很密;没办法,只得又跑回东南面,刚爬上两丈高的城头,我的腿就发抖了。正犹豫是否往下跳的时候,后面挤来的人便把我一把推下城来,把腿跌伤了。两个卫士扶着我挣扎着向南跑。没半里路,就听见四面都是冲锋号声。我吓得一下坐倒在泥沟里,对旁边的人说:我不跑了,反正也跑不出去了!正说着,你们的战士士就追到了……。”
谈到这次整三师的覆灭,李英才大骂蒋介石统帅部指挥作战的愚蠢无能:“我们这次来是顾祝同的命令,叫我们兼程北上,来解郾城之围的,命令原说是二十师和我们一起的,可是当我们走到西平二十里铺和贵军刚一接触的时候,就发现情况严重,便立刻打电报给郑州,催二十师快些赶来。这时顾祝同却忽然来电报说,二十师暂时不能来了,又说贵军已经南下。我们又去电报要求立即派援兵来,但是没有下文,只要我们'酌情处理',弄得我们进又不能,退又不准,只好缩到这一两个寨子里来防守待援,一进来就发现被你们四面包围了。上面只顾乱喊着要我们前进解围,却不把情况和贵军的兵力吿诉我们,又调不出兵力来作有效的增援。李司令官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上面叫进就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你们布置好的袋子里钻,那晓得钻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由此谈到战争的前途,李英才无限感慨地说:“你们的兵愿意打仗,而且知道为谁打。当我被俘后,你们许多士兵都来和我谈话,我实在奇怪他们为什么每个人都说得这样好,这样动人,简直是每个人部有着自己的完整的人生观。和这样的军队作战,我们难道还会不失败么?”他的最后结论是:“不管蒋介石怎样割肉补疮,他们的命运是确定不移的了,'国军'的全部垮台,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平汉破击战役期间,陈赓兵团与华东野战军一部在祝王寨地区会师的时候,陈赓同志和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同志在平汉前线会晤。这次战役,在粟裕和陈赓同志统一指挥下,历经二十一天,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这次总共歼灭了国民党军第五兵团部,整编笫三师等正规部队四个旅又三个团、地方保安部队六个团共二万余人,解放县城许昌等二十三坐,破坏铁路八百四十余里。迫使敌人先后由大别山抽调了十三个旅的兵力回援,有力地配合了刘邓野战军主力在大别山的反围攻斗争,并且打破了敌人打通平汉路的计划。这次战役歼灭了几万名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打乱了中原国民党军的整个部署。尤其是第五兵团遭受此次打击,已大部丧失了战斗力。在这一战役中,陈赓兵团歼敌万余人,攻占敌人重要屯兵基地漯河及十余座县城,破坏铁路四百余里。
自一九四七年八月渡过黄河到十二月,陈赓兵团南进千里,先后在陇海西线、洛阳外围、伏牛东麓、豫南鄂北、平汉南段五战五捷。五个月间,总计歼灭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土顽五万六千余名,解放县城二十六座,解放人口九百余万,解放区已包括东西阔六百余里,南北长千里的地区,与苏鲁豫皖、鄂豫皖两大解放区广大地区连成一片,我军已在伏牛山立稳脚跟并已进入巩固阶段。
回顾渡河以来的战斗历程,陈赓同志指出“挺进豫西,是毛主席安排的挺进中原的右后一路。在我们杀进豫西以后,毛主席指示我们首先向西作战,既造成继续展开的有利形势,又配合西北野战军转入进攻;然后转师向东向南,开辟广大的地区,直接配合挺进中原的主力作战。实践完全证明了毛主席这种战略安排和指挥的英明。在我们作战中,主席又指示我们灵活机动地调动敌人,歼灭敌人。当有分散之敌易于歼灭的时候,就首先歼灭这些分散之敌;当敌人被分散、被消耗疲惫了以后,就以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我们忽东忽西,忽散忽聚,完全主动,敌则疲于奔命,遭受歼灭。敌人陕东兵团的被歼,十五师的被歼,第三师的被歼,和以后洛阳守敌的被歼,都是在主席指示下嬴得的胜利,都是贯彻执行了毛主席的军事思想的直接结果。
*节选自《燎原》3期《陈赓兵团在豫西(下)》
 
(责任编辑:西平政协)